嘉善历代著作综述
2009年07月24日    嘉善图书馆

     编者按:现在,各地正在开展新一轮方志的编撰工作,做好一地古籍(包括古籍中的地方文献著作)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可以为史志部门编撰新方志提供借鉴。需要注意的是,许多珍贵古籍已濒临酸化、霉变、毁损、失传等危险。为此,2007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古籍保护工作的意见》,并建立《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制度。2009年5月,浙江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古籍保护工作地意见》,提出了切实加强我省古籍保护工作的实施意见:全面开展古籍普查登记,建立《浙江省珍贵古籍名录》,有效改善古籍保管条件,进一步加强古籍的整理、出版和研究利用工作。这些政策和制度的出台和建立,对提高全社会重视、支持古籍保护工作,调动各地古籍工作者的积极性,推进古籍保护工作的深入开展必将会产生积极和深远的影响。《嘉善历代著作综述》为嘉善县图书馆古籍部同志自2006年11月至2009年4月所作的题录,原文较长,一书一题。现摘主要部分,综述如下。


嘉善历代著作综述

前言


     一个时代一个地方的学术思想,无不上承先民遗积,旁受环境影响,于是产生发扬。嘉善原属秀水(嘉兴),明宣德五年(1430)置县后,社会生产力,尤其农业、手工业得到空前发展。富庶的典型江南水乡格局基本形成,城镇扩展,望族崛起,清门硕彦、文人雅士传承不绝,成为文化重镇。
考“文献”二字,最早见于《论语》:文,典籍也;献,贤也。宋时马端临,网罗典籍,考订得失,取“文献”名其“通考”,即《文献通考》,把“文献”作为叙事和论事的依据。
嘉善历代文献,不为四库全书著录存目的,无虑数万卷。至于散落民间和未刊的,更俯仰即是。但志书所载,语焉弗详。现在不述,以后恐有文献无证之虞。笔者囿于识见,仅选择能代表时代者,或尚未佚失的嘉善历代著作,上溯宋元,下限民国初年,依四库成例,分经史子集,简要考订和解读。

一、经部


     经之为物,体大思精,为后来一切学术、人文思想的源泉:《诗经》以情为本,《尚书》以德为根。《春秋》褒贬历史,《乐记》中和和合。《易经》呈现“乾道变化”的本体智慧,《礼记》则展示“亲亲、仁民、爱物”的社会关系,它们共同构建了华夏民族文化发生、发展的理想王国,是精神转向、源头活水。

     嘉善治经者,于“易”有明代袁黄《袁氏易传》十卷,朱鹤龄称其“贬讹发复,俗学所未有也。”李奇玉著《雪园易义》四卷、《图说》一卷(顺治刊本),议论纵横,词胜于理,推重一时。姚绶取法钟王,书法自成一家,撰有《大易天人合旨》十卷,名为书画所掩。钱士升《周易揆》十二卷(明末赐余堂刻本),持择精善。钱棻撰《读易绪言》二卷,著者更历世变,洞然古今治乱,殷殷扶抑之义见诸笔端,有道光沈氏世楷堂刻本。清时陈唐,布衣终身,著有《周易会解》一百二十卷。另,训导倪象占校阅卢氏抱经楼藏书达8年之久,有《周易索诂》十卷(清刊本)。曹庭栋撰《易准》四卷(乾隆家刻本),一卷河图,二卷洛书,三卷大衍图,四卷蓍法,为图学中后起之说。倪以埴,嘉道间国子生,考据博洽,与龚自珍、朱庆祺辈交,都以品学重之,著有《易说异同考》。

     于“诗”,明袁仁撰《毛诗或问》一卷(道光晁氏木活字本),举其所服膺者,设问答以明其说。沈万钶撰《诗经类考》三十卷,分门编录诗三百篇名物典故,用力犹足,今存明万历刻本。此外,有袁黄《诗外别传》二卷、胡之遇《诗义正传》、唐应焻《诗经答说》,均各有所见,足补旧说。

     于“书”,有袁仁《尚书砭蔡编》一卷(明刊本),四库提要云:“纠正蔡传之误,引据古义相诘难。”夏允彝《禹贡古今合注》五卷图一卷(明末刻本),“前列四十六图,于古今舆地分合,及河渠源委颇详”,因而便于初学者。

     于“礼”,宋时卫湜撰《礼记集说》一百六十卷,自郑注、孔义、陆释以及百家所述,荟萃成洋洋一百六十卷,四库收录。叶时《礼经会元》四卷(康熙通志堂刻本),凡百篇,首总叙,次驳汉儒之失,末篇补冬官(上古以四季命名官职)之亡,余九十七篇,概括礼经立论,为四库收录。明曹津《周礼五官集传》五卷,汇集周礼五官众传,折中旧说,允称精当。袁仁《三礼要旨》,则宗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一语,分配五体:以喜为吉礼,怒为军礼,哀为凶礼,乐为嘉宾之礼,随文演义,以中庸为其纲领。清曹庭栋撰《昏礼通考》二十四卷(乾隆家刻本),援据群经,分列条目,属词比事,纤悉周详。

     于“春秋”, 明时袁颢有《春秋传》三十卷。子袁祥著《春秋疑问》四卷,发其微旨。袁祥子袁仁撰《春秋胡传考误》一卷,驳胡传之失,具见惬当,为四库收录。清初孙琮,安贫守义,藏书数万卷,手不停披,著有《山晓阁公羊谷梁传选》二卷。钟文蒸,道光举人,究心春秋谷梁,认为晋时范宁及唐代杨士勋所疏,于底本无所发明,于是去芜存华,沉潜反复二十余年,成《春秋谷梁经传补注》二十四卷(《皇清经解》本)。
于“孝经”,清叶鉁撰《孝经注疏大全》(康熙事天阁刊本),每章先列注疏一目,融唐注宋疏为一,详解申说,自成一家。曹庭栋《孝经通释》十卷(乾隆家刻本),采录汉唐以降诸说凡九十家,征引详备。

     于“总类”,明陈龙正著《朱子经说》十四卷(祟祯学畊堂刊本),采集朱子语录说经一类,别为一书。他如顾乃德《尊经述闻》二十卷、黄安涛《说话中义》一百卷、吴修祜《十三经旧学加商》二卷,皆端毕生之力,精心著述。浦镗,廪贡生,自乾隆戊午年(1738)起,提铅握椠,阅十七寒暑,六易其稿,成《十三经注疏正字》八十一卷。

     于“四书”,明毛尚忠有《四书会解》十卷,分章立说,不录经文,议论与朱子相左。袁黄撰有《论语笺疏》十卷、《中庸疏意》二卷、《石经大学补》一卷。清时有陆伟然《四书精义》十二卷、陆宪先《四书摘疑》二卷、盛鸣球《四书精要》十卷,均有独到之处。

     “小学”为经学之基础。宋时娄机著《汉隶字源》六卷(汲古阁刊本,四库收录)、《班马字类》五卷(四库收录,清刊本)。另,清周升恒正书《说文字源》,存乾隆刊本。

     在资讯和知识社会,科学、技术、思想瞬息万变,哲学也流于时尚。能源枯竭,疾病流行,贫富悬殊,社会解体,紧张和忧虑已成为现代文明的病症。变动不居是常态,推己及人,文化认同的要求应运而生。

二、史部


     史部次于经,而典籍最为繁富。能记载事物而不失其中,条陈其发展迹象,以此来持论善邑之治史。娄机《历代帝王总要》记前代治乱。袁祥《新旧唐书折衷》二十四卷析新旧唐书之互异。钱士升《南宋书》六十卷增削宋书繁简。袁祥《建文私记》一卷则摭拾建文帝遗事。撮录死事之忠,有郁天民《革朝遗忠录》二卷(明嘉靖刻本)、钱士升《逊国逸书》七卷(明崇祯刊本)、李奇珍《兵垣疏草、户垣疏草》(明天启刊本)。
钱士升《论扉奏疏》,具见谋国之忠。柯耸《给谏奏疏》,又见爱民之诚。袁仁撰《革除编年》一卷,用编年体例,诸臣列传详附目中。另,清佚名所著《武塘野史》(乾隆钞本)记崇祯十三年(1640)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嘉善境内粮赋、徭役大事,于官田之害、漕运加派、嵌田赔亏记载尤详。

     传记则有明钱士升《明表忠记》十卷(崇祯刊本)、项德桢《名臣宁攘要编》(万历刻本)、浦端模《嘉善人文记略》、清汪能肃《魏塘人物记》六卷(嘉庆刊本)等。

     史钞有明沈科《史记钞》二十卷、项梦原《宋史偶识》(四库存目)。

     诏令奏议有陆贽所撰《唐陆献公奏议》(明万历重刊本)二十二卷,为四库收录。

     地理则有宋陈舜俞《庐山纪略》(清刊本)、明袁黄《京都水利考》(四库存目)。历代所修嘉善县志凡九部,明朝三志,清代六修,二志佚失。

     职官有明徐石麟《官爵志》三卷(清抄本)、沈若霖《南京太常寺志》四十卷、袁黄《宝坻政书》十二卷(明万历建阳余氏刊本)。

     政书,记历代典章制度及其沿革。叶濬发,清岁贡生,杜门著述垂二十年,成《文献通考质疑》、《补增》、《参补》三部,精美详备,可称杰构。周翼洙辑《律判类考》不分卷(清稿本)。此前,有明钱士晋《经济录》十卷、袁黄《救荒策会》七卷(明崇祯洁梁堂刊本)、陈龙正《政书》二十卷(康熙云书阁刻本),针对当时立言,俱为有数之作。

     谱录之学,现已式微。但尚有《胡氏家谱》二册(明刊本)、香湖《丁氏家乘》六卷(清刻本)、《嘉善丁氏家傳》(明末清初刻本)、麟溪《沈氏家谱》二册(清钞本)、西塘《颜氏家谱》二册(清刊本)、《郁氏家乘》二卷(清刻本补钞本)、《魏塘钱氏家传》(清稿本)、《凌氏宗谱》四卷(清钞本)、《曹氏族谱》八卷(清刊本)等。

     年谱则有《项襄毅公年谱》五卷实纪四卷遗稿一卷(明万历刻本)、魏大中《魏郭园先生自订年谱》(光绪钞本)。《阳明先生年谱》三卷、《逸事辨正》二卷,为陈龙正所撰。

     金石,有戴咸弼《东瓯金石志》十二卷(清刊本),搜罗之富,足补阮元所遗。郭麐撰《金石例补》二卷,为嘉庆六年(1801)郭氏稿本。
史评则有袁黄《袁了凡纲鉴》八卷,批评道疑,独具识见,周谷城称之为“真正的史书”。孙琮撰《山晓阁史记选国策选》十二卷,为清初刊本。
“史为其方”,天地万物运行之道,古今朝代兴亡之理,莫不为史学包涵。历史不仅是治理国家不可或缺的镜鉴,也是人类精神生活的源泉。

三、子部


     晚明以还,儒术独盛。邑人吴志远、陈龙正与高攀龙为师友,论者说武塘(嘉善魏塘)理学自龙溪(王畿)后,复振于吴志远。陈龙正辑有《皇明儒统》八卷、《程子详本》二十卷、《阳明先生要书》八卷,忧生伤世,矢节忠义。时人乔可聘谓:“顷来直言极谏,责难于君者,惟黄石斋(道周)、陈几亭(龙正)两人。”其子陈揆编《几亭全集》凡六十卷。平湖陆陇其卜居嘉善,一时从游之士如魏儒熙、李应机辈均为其入室弟子。魏著有《芦浦余民稿》,李著有《圃隐类编》,多见道之语。另有钱士升《五子近思录》十四卷,为雍正元年(1723)刊本。曹庭栋《逸语》十卷,为乾隆十二年(1747)刻本。

     医药之书,自唐朝陆贽《古今集验方》十五卷后,明时袁颢有《袁氏脉经》二卷、钱萼《医林会海》四十卷、蒋仪《药镜》四卷(明刊本)。沈又彭著《医经读》、《伤寒论读》、《女科辑要》二卷,多入理深谈,简明切当,发前人所未发,允为善本。俞震辑《古今医案》十卷(乾隆刊本)。张仁锡著《药性蒙求》二卷(清钞本),医药著作,后先媲美。而吴炳积十余年之经验,三易其稿,成《证治心得》十二卷,尤为医界之宝。

     曹庭栋《老老恒言》五卷(乾隆家刻本)言衰年颐养之法。前二卷详晨昏动定之宜,次二卷列居处备用之要,末附粥谱一卷,借为调养之需,为庭栋年七十五时所作。

     袁黄以系统之叙述,著《历法新书》五卷(明万历刊本),为天算中不易之作。叶燮有《江南星野编》。另,清陈维祺撰《中西算学大成》一百卷(光绪十五年石印本),蔚为大观。


     术数之作,今所鄙弃。然袁仁的《三命要诀》、袁祥《彗星占验》、钱嘉钟《六壬大金》三十六卷,也自言成理。

     类书有卞洪章《艺苑秘钞》、钱继登《经史环应编》八卷(明刊本)、袁黄《群书备考》四卷(明崇祯刊本)等。清龚在升撰《三才汇编》四卷(康熙刊本),分类编纂,足资参考。

     释典仅有钱士升《楞严外解》、清(释)真可《紫柏老人集》,可称凤毛。

     道藉有吴宣之《道德经注》、钱士升《庄子内篇诠》二卷、钱继登《南华拈笑》。

     自春秋战国起,封建制度开始崩坏,社会阶级呈现紊乱的现象。“士农工商”抬头,才智之士“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各“思以其道易天下”。理论建构、实践运用纷纭杂沓,在中国学术史里也是罕见的。

四、集部


     集部过去不为人所重,尤其清人别集。近人邓之诚首论黄宗羲“当以诗证史,不当以史证诗”,谓“史有异于诗,或为史所无者,斯足以证史,最为可贵”,更显卓见。

     邑人所著别集,宋陈舜俞有《都官集》,议论时政,直抒胸臆,清四库馆臣辑为十四卷。元黄玠著《弁山小隐吟录》二卷,曾为清末藏书家陆心源“皕宋楼”秘籍,四库收录。吴镇,诗书画三绝,为元四大家之一。明崇祯间,钱棻辑其题画诗作荟编《梅花道人遗墨》二卷,四库收录。姚绶有《谷庵集》三十卷、《云东集》十卷,《明史·艺文志》有载。袁黄精心结撰,有《两行斋集》行世。钱士升著《赐余堂集》十卷(清乾隆刊本),冲和恬淡。魏大中《藏密斋集》二十四卷、子魏学濂《后藏密斋集》,忠义之气,溢于楮墨。大中长子魏学洢著有《茅檐集》八卷,四库收录。曹勋有《曹宗伯集》,直抒性灵,成为一家。清曹尔堪称“海内八家”之一,有《南溪诗文略》二十卷行世。叶燮讲学横山(江苏吴江),名满海内,有《已畦集》。其诗论《原诗》出类拔萃,傲居清代诸家之上,长洲沈德潜即其门生。郭麟兄弟,文采风流,照耀一时,著有《灵芬馆全集》。

     于总集,清钱佳、丁廷烺辑《魏塘诗陈》十五卷(乾隆刊本),上稽唐宋,下逮元明,编年代,详出处,读其诗如见其人。另,俞琰《咏物诗选注释》八卷(清刊本)、陆伟然《八家文选评》、曹庭栋《宋百家诗存》二十八卷(四库存目),多有独到之处。孙福清辑有《檇李遗书》二十八种。

     明清之际,词派纷起,进而汇成顺治、康熙两朝词坛鼎盛局面,嘉善柳洲词派即为其一。清戈元颖等辑《柳洲词选》(清初刊本)。陈增新等编《柳洲诗集》(顺治刊本)。曹尔堪著《南溪词》(清初刊本)。魏坤《水村词》、柯崇朴《振雅堂词》、魏学渠《青城词》二卷(清初刊本),皆为一时之选。

     棹歌、樵唱、竹枝词等乡土风情诗,有“有韵之方志”之称,历来“可补史志所未备者”。善邑私家和图书馆珍藏的有明孙东溪《武塘揽胜》、清钱云帆《魏塘竹枝词》、顾福仁《城南樵唱》、徐雪鸿《平川棹歌》等十余种。

结语


     嘉善文献,隐晦不彰,搜求考订,时不可失。笔者忝为文献研究者之列,常叹文献书目资料零散难觅,又惜前贤著述不为人重视。今借古籍保护,整理、辑佚线索,作初步考证、解读,拉杂成篇,疏略舛谬之处,在所不免,冀以引起邦人同好对嘉善文献的关注和探究。


上一篇:“方志诗”:嘉兴竹枝词、棹歌体诗史料价值初探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