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选择的命运——读霍达《穆斯林的葬礼》
2011年10月10日    作者:梅春燕
  时隔八年,再次读这本书时,心依然为之纠结,韩子奇、梁君璧、梁冰玉、韩新月、楚雁潮……一个又一个人物在我脑海盘旋,一个又一个如果也随之接踵而来,如果……一切都会不同吧。

   我试图把一个穆斯林家族,六十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归结为某个原因,却发现是一个个偶然的选择造成了最后整个的悲剧命运,或者说是人自身酿造了悲剧。

  我想看过这本书的人都会觉得里面最最可恶的人是梁君璧,八年前我也这么认为,甚至把所有人的悲剧都推到她身上,如今我依然不喜欢她,却又止不住同情她。她也是个可悲的人啊!十五岁丧父,和丈夫一起挑起家庭重担,生活刚有起色又面临战乱,丈夫为了玉抛下她和才周岁的幼子,远赴海外。她,一个妇道人家要撑起一个家和奇珍斋店面,是多么的艰难。她虽没上过学,但她是一个刚强又痴情的女子,她心中有坚定的信念,她要等丈夫回来重振家业,凭着这样的信念,她盼了十年,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丈夫回来。然而,亲妹妹和丈夫竟然生下了一个女儿,这猝然降临的不幸,让她信念的大厦顷刻倒塌了。

  梁君璧,一个在旧社会里成长起来的妇女,她所了解的只是“回回”身来就应该遵守伊斯兰教的教规。她从来不忘一日五礼,每次斋戒都不会忘记克制自己。这次也不例外,她克制了自己,只为保住她的家。但她不懂爱情,或者说从来都不认为有爱情这东西,爱在她心中,始终没有脸面、规矩重要,妹妹冰玉因此失望地离开。也因为她不懂爱情,她亲手断送了亲生儿子天星的爱情,毁灭了新月唯一的生的信念。作者虽然没有详细描写璧儿心中的苦、心中的泪,但是,只要用心去读、去体会,就不难体会她的痛,她的苦,她的悲剧。

  韩子奇也不懂爱情,因为爱情对他来说,并没有玉重要,这也是梁冰玉最后绝望离开的原因。韩子奇,一个跟随吐罗耶定朝圣的孤儿,自从来到奇珍斋,就被那些精美绝伦的玉器深深地吸引了。他对玉的着魔,使他成为了一个出色的琢玉人、收藏家、鉴定者,新中国“国宝”级人物。但也正是因为他对玉的着魔,他先是抛妻弃子,远渡重洋,只为保住那些珍贵的玉器。而后,还是因为对玉的无法割舍,他又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离他远去。在对人的感情和玉的感情需要取舍时,他的彷徨、无情、懦弱,让人心痛也让人气愤。

  值得一提的还有新月,可怜的新月,从小就失去了母爱的新月,直到死都未能和母亲相见;正值花季却又患上不治之症;姗姗来迟的爱情刚刚给了她希望却又被无情扼杀……这一切的一切,她不怨天、不尤人,默默忍受。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深深的无奈。她的死,让人悲叹,却也让她和楚雁潮的爱情显得凄美动人。

  一个个错误的选择导致了一个个不同的命运。如果没有那场战争,如果当时梁冰玉和韩子奇没有回来,如果当时梁冰玉带走了韩新月……有太多的如果,太多的选择,也有太多的可能,然而,一旦选择了,就没有如果了。  

上一篇:七十年,两代人,一个对执着和背叛的解读

下一篇:侯卫东的命运之悲欢——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