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缘斋书事四编》跋
2011年10月10日    作者:浦雅琴
  阿滢老师要我为他的新著《秋缘斋书事四编》写个跋,一时我有些犹豫。我想,能为他人写序作跋的,总归是成名成家的,哪有像我这样的无名之辈去染指的,但又想到,我虽和阿滢老师不是太熟,也知道他为人热情,过去我几次请他帮忙,他总是热心相助从不推诿,这次我当然也不好拂逆其美意,于是应承了下来。

  我初次知道阿滢老师,是因一位朋友转赠他的大著《秋缘斋书事》,书的扉页上盖的还是一位宿儒的藏书章呢。后来我又在网上看到他的博客“秋缘斋”。看过他的书,浏览过他的博客,对于他书事书友之广博很是佩服。我们嘉禾大地也有一位这样的读书人,笑我范君者是也。他也是广泛地交友,写日志,印简讯出版《笑我贩书》多编,联络了一大批圈内圈外知名人物、普通百姓。对于这样的人,我并不陌生,当然更多的是好感。同为读书人嘛,所谓惺惺相惜。

  后来,也是因为书、刊的原因,和阿滢的交往有所增加。两三年来,我送给他的是我和简儿、草白三人合著的自印本《映雪集》第一、二辑,也陆续得到过他的几次赠书,《秋缘斋书事续编》、《秋缘斋书事三编》、《泰山书院》等,我也经常在各地报刊杂志上看到他发表的文章,对他的了解就更多了。这次读他的《秋缘斋书事四编》书稿,在开篇他就说,“能轻松地办一份读书杂志,能在好书面前毫不犹豫的掏出票子,能不计时间四处游历,一直是我向往的一种生活。”这样的大白话,我读来觉得很有意思。我想,这就是阿滢作为一个读书人的梦想吧。其实,出书办刊是很多读书人的梦想,梦想在每个人的念头里,各有各的精彩。阿滢为了他的梦想,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

  《秋缘斋书事四编》记录的是阿滢在2008年的书事。年初,迫于巨大的经济压力,他不得不停办倾注了五年心血和汗水的《泰山周刊》,但这一年,他的收获也是巨大的,主编并出版了《泰山人物》、《泰山书院》第二卷,创办了《新泰文史》杂志,还出版了《秋缘斋书事续编》、《秋缘斋书话》等书。大家都心知肚明,如今出版一本书是何其的难,经费是个大问题,很多民刊都是因为经费问题走向穷途末路;就算解决了经费这个大问题,还有一大堆现实的工作要做,如优质稿件的筹措,如书稿的校对,再细一点,封面的设计、排版的样式、纸张的挑选等等,都是出书需要注意的问题,因为我参与过自印书“琴韵录丛书”的印制,这种体会就更真切了。我在阿滢的书稿里,看到许多这样的细节:除夕夜,校对《泰山人物》书稿;某天,到市政协送交《关于创办〈新泰文史〉的申请报告》;某个下午,校完《秋缘斋书事续编》书稿,并扫描了部分书中所需书影、图片;某日,到印刷厂为第二卷《泰山书院》定稿。书刊出版之后,则频繁地给各地书友寄书。这样的细节举不胜举,读来很真实,也很感人。一个平凡的读书人,因为有了这些事件的参与,他的精神随之飞扬了。

  阿滢藏书的一大特色是收藏作家张炜的书,据《秋缘斋已藏张炜著作书目》统计,到2010年9月,他已收藏张炜著作版本一百三十余种。在他收藏张炜图书的过程中,也发生了很多故事,结下很多人脉书缘。日本一桥大学教授坂井洋史翻译了张炜的《九月寓言》,当坂井教授来中国时,巴金研究会的周立民为他讨得此书的精装本,并用快递寄给阿滢。这是阿滢收藏的第一部张炜的外文著作,当晚,他撰《日文版〈九月寓言〉入藏记》,后来此文在《温州读书报》上发表。濮阳刘学文则挂号寄来绿版张炜名篇精选之《散文精选》,为阿滢的张炜藏书增“色”。这些意外发生的故事,这种交流交往所带来的快乐,时时撞击人的心灵,让人觉得生活是如此多彩,人情是多么温馨。

  《威海文艺》执行主编张洪浩也是一位张炜著作的研究者,认识和阅读张炜近二十年,写作《读张炜》一书,阿滢还和他说起办一份《张炜研究》的网刊。从收藏到利用再到研究,那必定是一个质的飞跃,我们期待这份网刊早日办成,并持续地办下去,这对张炜作品研究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因为有了多年来对张炜作品的收藏,于是便有了阿滢满含真情的《收藏张炜》一文,这篇文章后来在《旱码头》、《藏书报》、《扬州文学》、《解放军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藏书报》发表时,并配发了张炜为阿滢的题字手迹:“阿滢是写作者的永恒鉴定!张炜二○○六年四月”。作家藏家如此相得益彰,让人好不羡慕呀。

  我总想,“收藏张炜”于阿滢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试想,当年陈梦家收藏了那么多明清家具,绝是绝了,可是桌椅们能够站起来和他对话吗?不能,但阿滢却有机会和张炜交流。还有比心的互动更感动人心吗?从这点来说,阿滢的收藏实在是一个很人性化的选择。所以,广东《惠州日报》社周春在他的旧文《买书的理由》中有这样的话:“山东《泰山周刊》总编阿滢兄,因为钟情张炜的作品,多年来到处搜求,还托各地书友代为淘购,聚沙成塔,蔚为壮观,他如今所藏张炜著作已超百部。搜求张炜著作,就是阿滢的一种习惯,也成为他购买此类书的理由。”诚哉斯言。

  前面说过,阿滢老师的理想除了买书出刊之外,还希望多方游历,这一点,和我们这些普通的上班族比起来,他也是很幸运的。2008年,他实现了两次远行,游历了海南、连云港,又通过参加在淄博的全国第六届民间读书年会之际,游览了王渔洋纪念馆、四世宫保坊等景观。苏东坡在海南的日子,生活固然极其困苦,心却很闲适,阿滢把他在海南的橡胶园命名为东坡农场,我想他对东坡的那份闲适是心摩的吧。现在他的东坡农场可能还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目标,但相信终究会实现,我们期望他也像东坡在海南一样随心地生活,期待他的理想能真正实现。

  末了,画蛇之外还想再添一足。我觉得阿滢老师的这份书事记录,书事固然有余,文字之美则略显不足,我以倾向唯美主义的眼光建议,如果文字间再增加一点美感,添加一点韵味,不是锦上添花吗?但凡事不能求完美,这些话,阿滢老师完全是可以弃之不理的哦。

  《秋缘斋书事四编》,阿滢著,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11年7月出版

上一篇:悟透人生世情的百岁老人——读杨绛书随感

下一篇:七十年,两代人,一个对执着和背叛的解读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