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调侃世相百态——品《平凹散文》世相篇
2011年10月10日    作者:王永强
  曾看到过“老黄历”上记述:龙年出生的人在不同的年份各具不同的时运和命相,属龙的,有为云中之龙,有为海底之龙,大多兼具心智灵,气轩昂的品格。但人世百态,不能一概而论,1952年出生的龙年人,就属时运不佳,那年的龙被称之为“烂草龙”。

  贾平凹就是1952年出生的龙年人。出生于“草根”的他心智灵敏自不必说,即使陷于乌泥烂草之塘,成不了呼风唤雨的云中之龙,就做条泥鳅,晲观尸骨化为乌泥,品察种子生根发芽,吐纳日月涵养之精华,报告雷雨来临而腾身。如此修行,也终为人中之杰。

  吾观《平凹散文》以一介平民的角度,调侃凡人间的世相百态,精细入微,妙语联珠,不禁拍案叫绝。不妨就此辑录一二与君共享。

  先看《说奉承》,作者写道:“奉承领袖是喊万岁,奉承女人是说漂亮……人需要奉承,鬼也祭祀着安宁,打麻将不能怨牌臭,论形势今年要比去年好。给牛弹琴,牛都多下奶,渴了望梅,望梅果然止渴……会奉承的都是语言大师,见秃头说聪明绝顶,坏一只眼是一目了然。”

  说了奉承就得要《说请客》,“在这个世界上,有坐轿的就有抬轿的,有想磕睡的就有递枕头的,有人请吃,有吃请,这如同狗吃得那么多狗不下蛋,鸡虽然刨着吃,蛋却一天一个,鸡就是下蛋的品种嘛……中国讲究权势和人情,一切又都表现在吃。

  奉承不必化钱,但请客却要化钱。于是作者又要《说化钱》了——“金口玉言的只能是皇帝而不是补了金牙的人,浑身上下皆是名牌的没有一个是名家贵族,领兵打仗大半生的毛泽东主席从不带一刀一枪,亿万富翁大概也不会有个精美的钱夹装在身上……钱的属性既然是流通的,钱就如是人身上的垢痂,人又是泥捏的,洗了生,生了洗……钱过多了,钱就不属于自己,钱如空气如水,人只长着两个鼻孔一张嘴的。”

  世人有了钱,就得买房子,我们再听听作者是怎样地《说房子》——“有一个字,囚,是人被四周围住了,房子是囚人的,人寻房子,自己把自己囚起来,这有点投案自首……时下房地产很热,大款们也广置房产,都要囚,囚了自己,还要给子子孙孙都有囚的地方……人生是烦恼的人生,没做官的有想做做不上的烦恼,做了官有不想做不做不行的烦恼……睡草铺如果能起鼾声,绝对比睡在席梦思沙发床上輾转不眠为好……蚕是以自吐的丝囚了自己的,蚕又要出来,变个蝴蝶也要出来。人不能圆满,圆满就要缺,求缺着才平安,才持静宁神。”

  在看了作者如此解析世相百态后,真有点儿令吾辈芸芸众生不自在。请客也罢,送礼也罢,买房子也罢,其实人活着都不是想方设法为了活得好一点吗?凭啥要酸溜溜地讥笑啊?难道还要我们现代人都要很本份地去当“安贫乐道”圣人吗?

  既然钱不是越多越好,既然人不能靠钱来打扮,那么我们到底该怎样打扮自己呢?请看作者《说打扮》里的高论:“过去走到哪儿,见的是演员长得漂亮,穿得鲜艳,现在大小任何城市里,街头上都是流光溢彩,美色如云,芸芸众生很难在脸上看出年龄,在服装上分出穷富……没有学问的打扮得更像有学问,不是艺术家的打扮的更像艺术家,戏比生活逼真,谎言比真理流行。”

  这个世界还真有点儿糟,人活着还真是有点儿累。那么,请问平凹大师,你究竟要我们怎么做才对,才好?

  在书上我似乎看出了以下箴言——“世上的事,认真不对,不认真更不对;执著不对,一切视作空也不对。平平常常,自自然然,如上山拜佛,见佛像了就磕头,磕了头,佛像还是佛像,你还是你——生活之累,就该少下来了。”

上一篇:钟情于书——读《钱钟书传》有感

下一篇:睁开你的慧眼--也谈小说《家》的觉慧形象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