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于书——读《钱钟书传》有感
2011年10月10日    作者:凌琴珠
  去年的9月10日,《嘉兴日报•江南周末》以大版篇幅刊登了人物通讯《徐涌浩:左手中医  右手文学》,其中有写到嘉兴市名中医徐涌浩和钱钟书有神交往来。读后,激起了我对钱钟书的兴趣和敬慕。二十年前,少女时代的我曾朦胧地读完钱钟书的《围城》,至今难以释怀,于是斗胆向忘年交徐医生开口要借几本钱钟书的书籍。徐医生向我坦言:“钱老是学界泰斗,代表作《谈艺录》和《管锥篇》都是用典雅深奥的文言写成的巨著,以你的古文修养恐怕还看不懂这些书,就借你一本孔庆茂著的《钱钟书传》罢,你看过此书就会对钱老有所了解啦。”

  借得书后,我全身心地看了起来……

  钱钟书周岁时家人让其“抓周”,结果他抓到的是一本书,他的祖父、伯父和父亲十分高兴,父亲特意为他正式取名“钟书”,即“钟情于书”之意。可见,钱老嗜书成癖,竟是与生俱来,终其一生皆与书为伴。他还有一个鲜明个性特点,即是“兴趣至上主义者”,从兴趣出发,凭兴趣读书、做学问。他喜欢文史,对数、理、化可谓深恶痛绝。1929年夏天,他考清华大学数学只考了15分,但他的国文和英文成绩特优,被当时清华大学打破常规破格录取。钱钟书到清华后即立下志愿:“横扫清华图书馆”,一年后竟成了全校公认的才子。

  钱老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史、子、集”几乎无所不窥,读书之广博和读书之精深并驾齐取,被国内外学界誉为“文化昆仑”。他的巨著《管锥编》、《谈艺录》即是从他一生大量的读书心得笔记中筛选出来的,内容涉及文学哲学、历史学、社会学、伦理学、军事学等方方面面。他对宋词研究成就犹为卓著,见解精辟,他的《宋词选注》是当代古典文学选注本中的佼佼者。钱老精通英文,娴熟法文、德文,其英文水平之高,中央高层领导也为之侧目,因此他被推为《毛泽东选集》英译委员会主任委员,直接参加了《毛泽东选集》英文翻译、审稿工作。

  钱老既是个擅长逻辑思维的大学问家,潜心于做学问、搞研究,而且还是个独具风格的大作家。他的小说《围城》一书多次印刷,成为“大学生最喜爱的十部世界文学名著之一”,是蜚声称世界的杰作;他的散文《写在人生边上》风趣、诙谐,幽默中不失深邃、睿智。在中国文学界,乃至整个文化界可以说至今尚没有一个人能像他那样跨越中外文、史、哲各个领域;也没有一个人能像他那样既精心做学问,又能擅长文学创作。

  当一顶顶“大学问家”,“泰斗”、“文化昆仑”的桂冠戴到他头上,钱老却对此毫无兴趣,显得很漠然。他一生甘愿淡泊,不求闻达,只是喜欢看书,做学问。他一不接见中外记者,二不见外国来客,三不见达官贵人。某次一位位居国家领导人之列的高官,在春节期间来他家拜访,竟被他婉拒门外,坚执不见,这似乎有点不近人情,但却也显出了钱老生性孤傲,淡泊之一斑。

  “趋炎附势”乃人之常情,又是人之“通病”,而钱老不染此“通病”,默默无闻在家潜心读书做学问,不以此为寂寞,而以此为乐事,可敬!可佩!可叹!

  读罢《钱钟书传》,掩卷长思:钱老怎么会拥有淹贯中西古今的博学,滔滔不绝的口才?又怎么会铸就浓郁的机趣与睿智,澹泊宁静毁誉不惊的人格?答案我想应该就像他的名字——钟情于书籍,得益于博大精深中国文化。

下一篇:智者调侃世相百态——品《平凹散文》世相篇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