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诗经》有个约会
2011年10月10日    作者:丁萦
  一直以为,诗经年代是草木质地的,是人和植物比邻而住的时代!植物和人的关系,是共生共处的关系,人与植物相互发现、相互欣赏和交流,共担风雨,共享悲欢。植物对于我来说,意味着率性随意的时光和生活。只要一看见植物,我的心总会变得安静温柔,一种深藏已久的草木精神就会在骨子里蜿蜒起伏。

  昨晚,我依然出现在诗经的深处!我的目光,穿过疏疏密密的植物,正好落在诗中一个叫"芣苢”的词上。

  书里书外的植物参差错落,葳蕤生光,连成绿茫茫的一片。

  这两天闲来会拿支笔在《诗经》里钩钩画画,觉得自己正漫游在一个古老的植物园里,和那么多植物一一相遇。

  《诗经》里到底有多少花草?哪些可以结出美丽的果子?哪些与爱情有关?

  我喜欢这样美好漫长的寻找! 怀着一份怎样的珍爱

  一次次将这些植物的名字读出声音,竟发现这些词语的发音都是温婉轻柔的。可以想见古人在给它们命名时,!

  诗经里最早出现的是爱情,爱情里最早出现的是荇菜。它的出现,和两只关关叫唤的鸟儿有关,和一个女子的手指有关,和一个男子辗转无眠的情感有关。这也许是两个人的初恋,如荇菜般留下滑润清新的记忆。

  诗经里最张扬的是桃花。"灼灼其华"的光芒从许多男子的热梦里招摇而过。这是每个女子怒放时的美丽,会在某些人的内心持久地绽放,永不凋谢。

  在人类的故事里,爱情与植物的关系总是如此切近,让人疑惑:是植物美丽了爱情,还是爱情美丽了植物?

  花椒的烈香应该是古今无异的吧!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误食花椒的感受。小小一粒,天,舌头和嘴巴突然安装了成千上百个小弹簧,一起上下弹跳冲撞。这种颇有怪力的植物在《诗经》里叫椒。《东门之枌》的诗中在树林里跳舞的女子在情绪激荡时把一把花椒籽塞到自己喜欢的男子手里。呵呵,奇妙的礼物,浪漫至极!这样的送礼之举,今人是切切不可效仿的,不是不能,而是我们回不到古人的朴素!

  作为读者的我,不用去探究"芣苢"是车前子还是牛耳朵,只要知道它是一种植物就够了。

  这些植物与古人的爱、欢乐、激动、悲伤、愁苦有关,传达出古人最真实的情感和声音,干净而纯美!

  我看到了植物自在自我的样子。它们和《楚辞》里的植物不一样,它们不愿意承担任何附加的政治意义,不愿意接受道德大义的驯养,不将就,不逢迎,不服从。它只为自己生长和开放,因了人与自己的相互喜欢而存在。

  两千年后的今天,假装的东西越来越多,真实的东西越来越少;"道义"的负累越来越重,原始单纯的感情越来越少;动荡的肉体越来越多,宁静的灵魂越来越少。

  真的需要这样一个长满花草树木的地方,让你我回家!

下一篇:为你打开一扇窗——读《药窗杂谈》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