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地气的文字——读草龙文集《田野的风轻轻吹》
2014年02月08日    作者:禾塘
  以前我一直认为永强先生只擅长戏剧、曲艺类作品创作,这方面大大小小的奖他也得过不少,算得上是我县戏剧曲艺创作中的佼佼者。然而近几年,他在担任《嘉善文化》编辑之余,以“草龙”的笔名,写出了一系列清新自然的短文,散见在本地报刊上,均是有感而发,率性而作。原来他的文笔也是不俗的,我甚至认为文章质量远在他的戏曲作品之上。前不久,他把自己的文章整理成册,交由中国戏剧出版社结集出版,取名《田野的风轻轻吹》。我在第一时间拿到了他的书,简朴洁净的封面,一如他的文风,洗尽铅华,返朴归真。

  看书先看“序”。相比他人喜欢请名家作序,我更喜欢他的“自序”。短短一篇序文,把出书的想法、个人的履历、文集的谋篇布局及内容,三言两语就说清了,没有一句废话。他对自己笔名“草龙”的解释,我更认为是神来之笔,原来世上还真有草龙一说,虽“奇丑无比”,却能为民祈福!谁能无视这样一条草龙?

  《田野的风轻轻吹》一书分三个篇章:漫步人生(散文随笔)21篇、书海探幽(读书点滴)10篇、乡间采风(小说故事)5篇。重头戏自然是第一部分“漫步人生”,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部分。老实说,虽然跟他永强兄认识这么多年,但看了这部分的内容,我觉得之前没有真正认识他。

  在开篇《知了声声》中,作者追忆了自己欢乐的少年时光。很难想象,平日里斯文、沉稳的永强兄,小时候是这样一个贪玩的乡村少年。星期六的“整个下午都是在庭院里、村野外无忧无虑地跟一群‘野孩子’翻洋片、打弹珠、遛铁箍,有时还要去玩‘中国美国大战’,扔泥巴打得个鼻青脸肿、浑身灰土,直至太阳下山才佯佯地回家……”暑假里“和小伙伴们浑身‘精赤’,现在叫‘裸奔’,裤兜挂在河边树枝上,用手护着大腿裆,跑着、喊着,一个接一个跳进了河里……”,他们摸河蚌、扎青蛙、摸螃蟹、钓黄鳝……这样无忧无虑的假期,让眼下在假期里补课不休的学龄儿童情何以堪!从这篇文章中也可以看出,作者的才情在小时候就已显露。虽然贪玩,但“墙上贴满了我的‘三好学生’奖状”;“《十万个为什么》、《黑龙号失踪》、《普希金童话》……这些书早就让我给翻烂了”;还能自制望远镜、幻灯片,甚至自制木偶小戏台,一人“身兼多职”,剧场老板、演员、编剧、导演、美工、乐手,“我的手要搬道具、开电灯、拉大幕、扯木偶;而我的嘴里要敲锣鼓、念白口、拉胡琴、唱戏文”,忙得不亦乐乎,让小伙伴们“看得手舞足蹈眉开眼笑”,乖乖地付钱买票。真是童趣盎然!

  作者对于少年时光的追忆,还反映在《最忆儿时过大年》、《难捱的饥饿岁月》、《电影船》、《捕鳝趣话》等篇,或欢乐,或苦涩,无不透着作者对童年生活的眷恋。

  在《我的大学》和《春风荡漾的考场》等篇中,作者回顾了自己读了一年初中后,下乡插队十年,参加文革后首次高考失利,读电大无门,再参加三年自学考试,最终取得了大专文凭,并进行业余戏剧创作的过程,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励志青年的成长轨迹。作为“老三届”的一员,作者在文中并未表现出生不逢时、怨天尤人的叹息,相反给人的是积极向上并带点自嘲的达观。比如在写到参加首次高考填报志愿时,作者写道:“我一赌气在第一志愿栏里填上了三所名校: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的中文系,老师说清华没有中文系,不得已改成了杭州大学。”一笑之余对于作者热爱中文专业的热情和执着深表钦佩。又比如,在自考考场上,抓紧答题还来不及,可我们的永强兄却被前排美女的秀发撩拨得春心荡漾,浮想联翩,待交卷后那美女站起身来才发现,这是位孕妇考生。戏剧性的场面,让我怀疑这是不是惯于戏剧创作的他又一个异想天开的虚构场景?

  对于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亲人、朋友和同学,作者同样倾注了真挚的情感。在《时光静静流淌》、《为老父洗脚》中,作者回顾了父母亲的养育之恩,也让我们看到了两位九十岁老人的天真可爱和一个孝子的良苦用心;《舔犊之亲》细腻地描述了作者喜得千金的喜悦和初为人父的烦恼,但更多的是充满了幸福的舔犊之情,生活气息浓郁;《属牛的二姐》一文则用了别致的影视剧语言,让我们见识了一位既顾家又能干的女企业家的成长之路;在《迟来的同学会》中,作者饱含深情,写了中学毕业后相隔二十八年的第一次同学聚会场景,让读者不知不觉跟着作者的情绪参与其中,强烈感受到了那份浓浓的同学情、师生情;《西塘夜饮》一文,写了我们前年的一次书评社聚会,那天永强兄身体欠佳,吃了点感冒药,禁不起大家的热情,忍不住喝了几盅小酒,加上与一美女隔着廊柱你来我往,整个人处在一种飘飘然的状态,这种状态让他事后全部捕捉到了,变成了有趣的文字,读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神韵;《撷英拾遗 不亦乐乎》描述了作者在非遗普查工作中,不仅自己热情参与,而且全家总动员,向年过九十的父母亲打听“老底子”的事情,还让他们协助拍摄资料片《抓周》,动员在京读硕士的女儿暑假回家一起跟工作组下乡调查西塘钮扣,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群文工作者认真负责的态度和非遗项目普查的不易。

  永强兄是个多面手,除了我比较熟悉的戏剧曲艺方面的创作外,从这本文集里,我还读到了他创作的几个故事,行文质朴,故事性强。如果不是归类在“小说故事”里,他用第一人称写的故事,我真以为是他自己的经历,因为他的散文就很有故事性,比如《人生假以永年》,回忆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家里的一件事,其实是写他已故三哥永年的,但他写得实在逼真,事件的叙述,人物的对话,环境的描述,非常抓人,某些情节竟看得我毛骨悚然。其实说故事是作者的强项,他就是以写故事起家的,早在1978年,他写的第一个故事就在浙江省文化馆《群众演唱》杂志上发表了。

  至于书中的书评部分,是我最熟悉的文字,同在西塘赵宪初图书馆书评社的我们,每年都会以书评进行交流,目的是为读者荐书,起到导读的作用。我们不可能把一本书进行全方位的评述,我们只需要把书中的大致内容和看点告诉读者就够了。严格地说,我们写的书评只能算个人读书心得,称为读书随笔也许更合适。如果读者看到你的书评有要找书来看的冲动,你的书评就算成功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永强兄的书评还是中规中距的,只是我个人觉得,所评书目好象大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风行的书,跟时下的出版环境有点脱节,这是不是跟我们现在身上普遍存在的看书少、懒得看有关?

  作者55岁开始接触电脑,花甲之年捧出了这本被出版社审稿编辑认为“有一定的文学价值”的文集,而且很多文章都是近几年写就的,大有厚积薄发之势。我知道他还有很多文字散落在各地报刊上,和各种大大小小的征文活动组委会的档案里,他还想整理出版一本报告文学、群文理论文集和一本戏剧、曲艺作品集,希望他的愿望能早日实现,我们也能早日看到他更多接地气的文字面世。

上一篇:《女市长》的情怀

下一篇:不一样的语文书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