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水真会倒流吗?——读贾平凹短篇小说《倒流河》
2014年02月08日    作者:王永强
  大师的作品就是不一般,语言幽默、内涵深邃,看了一遍,觉的有趣,但还得让你想一想,想不明白,就再看一遍。今年《人民文学》第二期刊登贾平凹的短篇小说《倒流河》就是一篇反映时代情状,“接地气”的好小说。

  编者在卷首语中开宗明义:“贾平凹的特有语风把我们带入乡村的伦理氛围,小说《倒流河》,在日常的乡村场景上,飘散的是难以安生的财富梦。闷头干活的村民中有一部分人,被脚下的资源激活了心思。暗处的黑煤既象征未来的财富,也仿佛地煞突现,因为它使人们的贪欲日渐膨胀,挖掘之手由此变得越发失控。高屋建瓴的理论常用‘转型’来概括现实社会,接地气的小说则以‘摆渡’来表达内心所感的时代情状。”

  常听说山西的煤老板在京城是如何如何地“牛”,香车宝马,纸醉金迷;美女如云,一掷千金。昔日的乡巴佬,煤黑子忽地一夜暴富,成了亿万富翁,继而登堂入室参政议政,与社会名流平地起坐——这就是当今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特有的一幕历史景象。

  小说从倒流河上老笨的摆渡船引出河北那些密密麻麻乱开乱挖险象环生的小煤窑。立本,一个三十岁玩命的挖煤工,为了改变命运孤注一掷,以亲戚集资的办法买下了半个煤窑,第一年窑上的煤卖不动,收益平平,合伙人还抽走了一半资金,立本发狠将老婆顺顺家的祖屋卖了,自己一人单干。谁能想到,仅仅过了四个月,煤突然卖得快了,而且价格越来越高,拉煤车在窑前排队等着装煤,且都是现金交易,来人都提着一口袋一口袋的钱往窑上送。晚上立本和顺顺关了门在炕上数钱,手指头把嘴里的唾沫都蘸干了,还没数完……于是夫妻俩谋划着又去买进几个窑,很快,窑都涨了价,今天一个窑五百万,过了几天,成了八百万,再过十天半月,已经是一千二百万了。夫妻俩感叹说:“疯了,煤疯了,河北疯了!”

  而河上摆渡的老笨,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宋鱼,三十岁了还没有讨上老婆,整天不干正事,吃喝嫖赌,赌输了钱打架伤人,被判了二年徒刑,等宋鱼从牢里出来,立本已经拥有了四个窑,还成立了一个公司。宋鱼父子眼睁睁看着立本成了河南镇上最有钱的人,于是宋鱼就屁颠屁颠地跟着立本去当差。

  立本有了钱,也舍得花钱,镇上三个小学他一次就赞助了四十五万,村里搞道路硬化他又甩出了二十万。逢年过节要“烧香”,立本就让宋鱼去采购山参、鹿茸、名酒名烟普洱茶,装满了车的后厢往县城里送。还有一次要叫宋鱼去搞“钱钱肉”,宋鱼就去买了五头大叫驴,活抽出驴鞭,立本在上面还贴了纸条,分别写着:书记的,县长的,主任的,主席的……果然不久,立本当上了县政协委员,身上也有了各种名牌的包装,他还给顺顺买了五双高跟鞋逼着她穿,顺顺头天穿了脚就磨烂了,只得买了盒创可贴放在兜里备用。

  可惜好景不长,一次立本后背疼去医院拍片,竟被查出是犯了乳腺癌,得马上到省城动手术,接下来还得化疗。过了半年,公司的煤炭生意每况日下,来拉煤的车越来越少了。但煤窑不能停,挖一吨亏一吨,所有的钱都变成了煤,堆得沟岔里到处都是煤。初夏下了一场大雨,沟岔里高高的煤堆被大水冲平,变成了黑色的槽渠……

  至此,故事也该结束了,偏偏作者还特意写了一笔:倒流河上老笨的那条渡船,还是千疮百孔,又破又旧,政府说是要在河上修桥,嚷了几年也不见修起来,而摆渡的老笨却在自己的老屋里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拾到了一大筐鸡蛋。梦中拾到鸡蛋——这让读者看了觉的很不踏实,鸡蛋易碎,老汉捧着一不小心掉在地上蛋就全碎了。

  人们常说河水不会倒流,而奇怪的此河就叫倒流河,作者如此苦心经营创造的意象似乎在象征着什么?或者说是在暗示着什么?看来在咱们这个改革时代的转型社会,一挨洪波涌起,难免百舸争流,泥沙俱下。要真正干得一番事业,单凭机遇和胆大,或者搞邪门歪道,到了最后都是不行的。社会的进步,经济的繁荣,必须得有一定的规则,首先得赖于政治的清明,社会的廉洁,还有科学的指导和规划。

  务必请记住:河水是不会倒流的。

上一篇:捧读古文正衣冠——关于柳宗元《三戒》之随想

下一篇:这是芸芸众生的期盼——读《永远的领袖银斑》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