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读古文正衣冠——关于柳宗元《三戒》之随想
2014年02月08日    作者:草龙
  闲来想起唐太宗的名言: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我想关于这镜子的功能也许是这位皇上说得够透彻的了。

  近来,中国人民在网上奋起举报,而且是实名举报,一批劣迹斑斑的贪官被曝了光,党的各级纪委对人民的举报重视起来了,不管是僻处山城北碚一霸的雷政富,还是高居庙堂位高权重的刘铁男,发现一个查处一个,毫不手软——苍蝇、老虎一起打,人民群众欢欣鼓舞、拍手称快,腐败分子则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

  额手相庆之际,我也扪心自问:如果自己当了官,手中也有了点儿权力,那么在如今这市场经济百舸争流的旷世大潮里,我是否能经得住诱惑,是否能坚守清廉茕茕孑立于世吗?如果我不能保证,那么现在是否有必要也让自己来照照镜子,正正衣冠呢?于是乎,我捧起了柳宗元的古文,以《三戒》开篇,引颈拜读。

  柳宗元这位屡遭贬谪的封建士大夫身逢浊世,确乎难得可贵地保持了较为清醒的头脑,在他被贬处于罪谤交加的逆境无由自解时,只得设喻引譬,以寓言的文学形式,抒发自己的操守和志向。其为文言辞犀利,锋芒毕露,对社会和人生进行了批判和探索,他的《三戒》具有很强的现实性和深刻的哲理性。

  柳宗元的《三戒》题目出自《论语•季氏》:“君子有三戒”,寓有警戒之意。戒:既劝戒自己,也劝戒别人。篇名为《临江之麋》、《黔之驴》和《永某氏之鼠》。而《永某氏之鼠》因惊世恶俗入木三分,当位居三则寓言之首。

  《永某氏之鼠》成功塑造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鼠辈。永某氏完全是一个病态人格的形象, “因爱鼠,不畜猫犬”,在永某氏看来,鼠的行为都是正常的,他为老鼠提供了很好的生活环境。于是它们有了地位,有了特权。老鼠得此机缘便肆意暴行,巧取豪夺,恰似一群贪官污吏的行为, 真是祸国殃民。“昼累累与人兼行”,白天他们前呼后拥,大摇大摆,招摇过市;甚至夜间还要“窃啮斗暴”骚扰百姓,鼠洞内积聚了大量的财物,其财物无一不是“民脂民膏”,但由于主人的庇护,他们便“饱食而无祸”,用一丘之貉来形容永某氏及老鼠是很相宜的。

  历史已经过去一千余年了,但今天我们仍可发现“永某氏之鼠”。社会上的种种腐败现象,都浓缩在作者的笔端。作者寥寥几笔,便淋漓尽致地勾画出千古不变的贪官形象,其形可见,其声可闻。永某氏用人的腐败,导致了人鼠共生,满目乌烟瘴气。令人鼓舞的是明智的“后人来居”:于是假猫,购僮,杀鼠如丘,弃之隐处,臭数月乃已。

   在《永某氏之鼠》中,作者还揭示了人世哲理:物极则必反、福祸亦相依。联想到现代的贪官吃喝嫖赌贪得无厌,买别墅国内买了不算,还要买到国外,而一旦事发东窗,他们将面临人民的审判,他们将变得一无所有,贪官的子女即使送到了国外,但娇贵了的“富二代”不学无术,自小养尊处优惯了,他们只能去吸毒赌钱,不久也将沦为唐人街上可悲的“人渣”。这真个是害人害己害子孙了!

  《永某氏之鼠》的确象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刺社会上的腐败现象,精警深刻,读后使人的灵魂受到震慑,如梦方醒,且引以为戒。

  由此我又想起了咱们习近平总书记对党员干部的告诫: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此话真是良药苦口,语重心长啊!

上一篇:往事并不遥远——读徐涌浩回忆录《往事流连》

下一篇:河水真会倒流吗?——读贾平凹短篇小说《倒流河》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