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遥远——读徐涌浩回忆录《往事流连》
2014年02月08日    作者:草龙
  欣闻徐涌浩先生的回忆录《往事流连》终于今年12月份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高兴之余,我总想着怎样为他写一些文字。

  其实徐先生的文稿我早已拜读,我在业余曾为他打印了部分文稿,也作过一些文字上的校对。故对他这部书已经有了深刻的印象。如果要说起出书的发端,那还是三年前的故事了。

  记得那年春天,为了开个嘉善文化人专版,我和《嘉善文化》编辑部的小梅、小凌到徐先生坐堂门诊的东方医院中医科向他采访,足足一个下午,徐先生侃侃而谈,他那一手中医、一手文学,颇为传奇的人生历程实在令我们心怀感动。采访末了,我们不约而同地向他提出,以您丰富的经历和老辣的文笔,何不出版几本书传至桑梓。谁料到他半月后竟信以为真踌躇满志地付诸了行动。

  就在《嘉善文化》刊出我们采写的报告文学《艺痴者技必良 书痴者文必工》时,《嘉兴日报》也登载了记者采写的《徐涌浩:左手中医右手文学》的长篇通讯,这时,徐先生写书立传的宏图也就成竹在胸了。他计划用三年时间,也就是到了他七十岁那年,他要写完编好中医论文、科普文学、散文随笔、小说、影视文学、回忆录五部书,而且要全部交正规出版社出版,全国新华书店发行,就是自费也在所不惜。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徐先生除了每周六天轮流在三家医院坐堂门诊,其余时间均沉浸在他这个庞大的写作计划里,他是面壁三年,废寝忘食,穷经皓首,笔耕不缀,忙得不亦乐乎。今天那散发着油墨馨香的新书终于要面世了,我向他表示深深的敬意。

  这本近二十万言的《往事流连》,时间跨度恰好一个甲子。记叙了作者如何从一个懵懂的小镇少年成长为一个学养深厚、造诣精湛的名老中医。文中处处凸显一个“痴”字:对文学历史的痴爱;对祖国医学的崇拜——他浑然不觉人世间还有升平娱乐、犬马声色,全身心沉浸在文史典籍、岐黄医道之中,并以此为乐,毕生孜孜以求。相信阅读此书,有上进心的您定会有所收获。

  写《回忆录》,历来是名人的事儿,因为那些宫闱秘密,奇闻轶事可以吸引人们的眼球,那么徐先生蜗居乡间,一介布衣书生,他的《回忆录》到底有何出彩之处呢?

  依我看,“大明星”的回忆录长之于高端风韵,但也未免失之于为文粗放。而“小文人”的回忆录虽见识寡陋,尚可长于细腻温婉、传情达意。文学贵在渗入人的心灵,有文学色彩的回忆录就有“可读性”,也会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

  在徐先生的回忆录里,我们能清晰地看到一个浙北小镇里的人们的古朴纯良;看到他考不上初中郁郁寡欢还在独自描绘着上复旦大学的宏图大志;看到他少年的懵懂和成年后那青涩而甜蜜的初恋;看到他对文学发狂似的痴爱和对岐黄的孜孜以求;看到他对世事无常的无奈和对家人病友的盈盈关爱……

  在回忆录里,作者的胸怀是坦坦荡荡的,它可以毫不掩饰地大胆推测从嘉兴育婴堂抱来的母亲身上有着西域伊斯兰人的血统;它可以细腻传神地用上近万字的篇幅陈述自己当年那份纯真的初恋。我在这里可以透露,先生初恋的那个“芳”,就是我的大姐——当年小镇上的一个美人儿,正如先生描写的那样,梳着两条长辫,高耸的胸脯,一双像黑宝石一样发亮的明眸。本来才子配美人、小姐配秀才是最顺当不过的事儿,然而,由于“文革”的喧嚣,“大革命”终于熄灭了一对恋人至真爱恋的火焰,此情此景,读来令人扼腕惋叹唏嘘不已。

  徐先生的回忆录文字不施雕凿,语言平实,每句话都是心中自然的流露,就像是一个邻家大伯,坐在冬日的阳光下,安详地对着你娓娓而谈,听了不会生厌。

  我大姐如果看了这本书,很可能她会泪流满面……

上一篇:一个当代幽灵的日誌——余华新版小说《第七天》探幽

下一篇:捧读古文正衣冠——关于柳宗元《三戒》之随想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