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心中有杆秤——读《人民公仆倪天增》
2014年02月08日    作者:忆舟

    还记得10多年前,一次出外旅游在上海虹桥机场的候机大厅里,我发现了《人民公仆倪天增》这本书,因倪天增祖籍是在我们西塘,所以我不假思索地买下了这本书,尽管这本书是店里的最后一本书,被翻得已有些陈旧,但我仍如获至宝般地珍藏至今。多年来,每一次的翻看,总带来每一次的感动。

  1992年6月7日上午11时45分,中共上海市委委员、上海市副市长倪天增同志,在公务活动中,因急性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在北京逝世,年仅54岁。倪天增逝世后,为缅怀他,百家出版社编辑出版《人民公仆倪天增》一书。书中收集了倪天增的论文四篇,60余人的追思与怀念文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题词以及倪天增生前的珍贵照片。

  倪天增,祖籍嘉善西塘。倪氏系西塘书香门第,祖父系清末秀才,父亲倪维熊考中了杭州第三中山大学,毕业后,应浙江省建设厅工作调动派往宁波任建设局局长,专事市政工程。1937年8月,倪天增出生于宁波。1956年从宁波中学毕业,进入清华大学,攻读建筑学专业。1962年清华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华东工业建筑设计院工作。在设计院等单位工作的二十年期间,从一名普通技术员,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院副总建筑师、副院长。主持设计了援外工程“贝宁体育中心”和“龙柏饭店”、“上海美术馆”、“华亭宾馆” 近二十个大中型项目,多项工程获得了上海市优秀设计奖或国家级奖。

  1983年4月,倪天增出任上海市副市长,分管城市规划管理工作。为了尽快解决上海市民的住房困难,他顶烈日,冒风雨,一个工地一个工地地跑。渴了喝一杯清茶,饿了啃几口馒头,嚼几片面包。上海的大街小巷,各处的施工场地上,到处留下了他的足迹。经过两年的努力,完成了1.6万户解困任务。当有关方面代表群众向他赠画表示感激时,他婉言谢绝:“我做的事是应该的,这画不能收。”1992年初,罕见的寒潮袭击上海,出现了大面积水管冻裂。倪天增亲临指挥,组织房管、公用部门日夜抢修。深夜,寒风凛冽,滴水成冰,他来到杨浦区控江新村的一户居民家中,踩着“吱吱”作响的竹梯子,爬上屋顶,察看水箱冻裂情况,慰问正在抢修的房修工人……他时时刻刻把市民的冷暖挂在心头,在困难、危险时刻,殚精竭虑,不知疲倦地工作在第一线。

  可谁会料到,倪天增过的是平民生活。担任副市长后,他仍然住在南市区老城厢的一间不到16平方米的平房里,房内的陈设是最普通不过了:放电话机的五斗橱还是结婚时买的,小得可怜的写字台上堆满了书籍资料,用来批文件的地方没几个巴掌大。副市长家与左邻右舍一样,要倒马桶,要买煤饼。他不会骑黄鱼车,每次都是用扁担亲自把煤饼挑回家。一次市建委的一位同志来找他汇报工作,正遇上他弯着腰,一手擦着脸,一手拿着铁钳子给炉子里加煤饼。看着副市长侍弄煤炉时那熟练的动作,这位市建委的同志竟许久说不出话来。事后,他劝倪天增说:“副市长,给自己批个液化气吧!你觉得不便的话,由我来落实。”倪天增听后,婉言谢绝:“那怎么行!左右邻居、前后街坊都用煤饼炉,我怎么能用液化气,共产党的干部要和老百姓一样,决不能搞特殊化。”

  两年后,倪天增家搬迁到了康平路100弄9号4002室,那仍是并不宽敞的三室一厅住宅。普普通通的涂料饰墙涂地,家具大都是从老房子里搬来的。卧室里一对浅黄色人造革沙发,有些地方已经开裂了,露出了里面的海绵,弹簧也坏了,坐上去弹不上来。就是这对沙发,也是为了接待工作上的来访者,他才花了40元买来的。室内简陋,没有空调。炎夏,他常常穿着短裤、汗衫在灯下挥汗批阅文件;寒冬,他时常因为冷得直哆嗦,不得不用一条毯子裹在腿上御寒,有时干脆站起身,在水泥地上跳几跳,跺几跺。有些第一次来到他家的人,不禁感到惊讶:“这是副市长的家啊!”

  倪天增对子女的要求也十分严格。儿子倪进结婚时,虽然落实了新房但倪天增却迟迟未让儿子办理过户手续。有人劝他:“房改方案要出台了,出了台分房要买债券了,你经济不宽裕,早点让儿子办手续吧。”倪天增说:“我是分管住房的副市长,是房改小组组长,上海要房改,我家就得参加,我就是知道出台方案中分房要买债券,所以不让儿子现在办手续。”结果直到房改后,倪进买了建房债券才住进新房,为此,把婚期也耽搁了一年。而家中最高档的用品是为女儿倪颖置办的一架钢琴,这竟然还是向亲友借钱买来的。倪天增一直主管外地进上海户口指标的工作,却没有利用工作的便利为亲属办过一个进沪户口,虽然他们夫妇有十几个兄弟姐妹在外地工作,而他们的父母也年事已高,亟需有人返沪照顾。

  倪天增在担任副市长的近十年时间中,不光是在狂风暴雨、骄阳烈日下奔走,更重要的是,他几乎参与了市里所有重大工程、重要政策的决策工作,为上海人民办了难以计数的好事、实事。每当逢年过节,万家欢乐时,作为上海市副市长的倪天增却难享受与家人团聚的欢乐;每当台风暴雨来临,他更是不辞辛苦,亲临现场。十年倾心宏观事,壮年青丝变白头。全心扑在上海城市建设之中,他的面容消瘦了,乌发变白了,由于长年超负荷的工作,隐病在身,群众看在眼里,痛在心中,他为人民操劳过度,他——太累了。“风风雨雨倪天增”、“辛辛苦苦倪天增”,这是上海人民发自内心的赞语;“风雨市长”、“平民市长”,这是人民群众对倪天增副市长最形象的概括。


  百姓心中有杆秤。《人民公仆倪天增》一篇篇饱含深情的文字浸透了一位人民公仆与人民群众的血肉之情,一段段刻骨铭心的叙述更是倪天增一生为人做事的真实写照。“一生正气,栉风沐雨,替人民住行奔走,鞠躬尽瘁;两袖清风,蹈火涉水,为城市建设操劳,死而后已。”倪天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精神,真实而动人,而我们作为西塘人除了敬佩感动之余,莫不从内心深处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

 


上一篇:“不为而为”的王蒙——读王蒙《我的人生哲学》

下一篇:千载红岩血铸成——《红岩》读后感
读者指南  |  书目查询  |  地方文献书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8 JSLIBRAR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嘉善图书馆
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谈公北路57号     电话:0573-84128543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11046153号